胡律师:13306647218

华为为什么搞员工持股《力挺华为》

时间:2021-07-08 15:35:12

6月27日,国家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中国经济改革学会原会长高尚全在京逝世,享年92岁。

作为近代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开拓者和见证者,高尚全始终坚持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受到经济学家的推崇。

1949年解放前夕,高尚全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经济系。由于新中国建设的需要,他于1952年初毕业。当时国家正在进行大规模建设,重点是东北。

“我们学校很多人都不愿意离开上海,但我特别愿意离开上海,主要是看看外面的世界。”于是,高尚全被分配到东北工业部机械工业局。之后,他在机械工业系统工作了30年。

直到1982年,国家体改委才正式成立,研究、协调和指导经济体制改革。同年,高尚全来到这里工作。

“计划体制下机械行业的运行,让我感触很深!”高尚全回忆中的感受揭示了这一经历对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刻影响。

之后历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院院长、国家经济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从1984年到2003年,高尚全六次参与起草中央重要文件,其中三次是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

从计划经济到商品经济再到市场经济,这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转型期。高尚全提出的“商品经济”、“劳动力市场”、“公有制为主导”等一系列改革建议,有力地推动了中国改革开放事业和改革理论的发展。

“改革老人”高尚全逝世:六次起草中央重要文件,力挺华为

2020年10月,高尚全在杭州西溪。摄影/第一财经记者

三次建言

1984年,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首次提出了“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概念。高尚全参与了报告的起草。

他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回忆当时起草小组很多人坚持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的,所以“市场”这个词不能出现。面对众多“老资历”的反对,他在西苑宾馆组织理论研讨,与会专家达成共识,商品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必然阶段。他向中央决策者报告了这次研讨会的意见,认为经济体制改革取得这一理论突破的时机已经成熟。

最后,“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第一次写入中共中央文件。邓小平对此评价很高,认为这是“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初稿”。

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第二个决定是1993年11月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号决定。高尚全也参与了本《决定》的起草。在他的大力倡导下,“劳动力市场”首次被写入中央文件。

按照传统观念,“劳动力市场”与剥削剩余价值联系在一起,社会主义的本质之一就是消灭剥削。直到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决定》修订稿,才提到“劳动就业市场”。然而,高尚全坚持认为,劳动力和资本是中国建立统一开放市场体系的最重要因素。

另一个极其重要的建议发生在2003年的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上。

当时,中国初步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然而,改革的任务仍然十分艰巨。正是因为整个经济在向市场化大步迈进,新旧制度的矛盾逐渐凸显。新兴市场主体的成长对市场体系、金融体系、投资门槛、国有企业垄断、政府职能等一系列制度障碍提出了新的改革要求。

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的创新之一明确指出,股份制是公有制的有效实现形式。在起草全会文件的过程中,高尚全两次在起草小组会议上发表意见。其中一次是在2003年6月9日的起草小组会议上,他提出了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几个理论问题,其中主要谈到公有制为主体的内涵。高尚全提出,第一,通过实行股份制发展混合经济。有的可以通过上市成为上市公司,实行资本社会化;第二,通过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和产权组织形式,各种所有制经济可以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我建议把‘公有制为主体’提高到‘公有制为主导’或‘国有经济为主导’。十六届三中全会接受了我的建议。”高尚全说。

"改革开放的重大突破,都是以解放思想为指导的."高尚全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强调,改革不能脱离实际国情,一切问题都要立即解决。因此,我们没有采取“休克疗法”,而是采取了渐进的改革路线,包括设定阶段性的改革目标,比如“计划商品经济”的提出。历史证明,这是明智和成功的。

力挺华为

2019年9月21日,高尚全在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举办的“与头同行——致敬共和国70周年”主题论坛上发表演讲,称“华为从转行之初就发展成为一家独特的全球化企业,其经验值得思考。1997年我参与起草十五大报告时,有人提出‘华为姓不姓’、‘华为员工持股不坚持社会主义方向’。我不同意这一点。”

20多年前的这场辩论早就有了定论。1997年,参与起草党的十五大报告时,有人上书中央“举报”华为技术公司,称其姓“子”,而不是“她”。原因是华为没有投资,是非公企业,从事员工持股,背离了社会主义方向。

之后,高尚全主动提出去深圳实地考察。调查的结果使他很兴奋。华为创始人任起价2.1万元,但国家一分钱也没投入。但是,企业为国家创造了巨大的税收和财富,解决了10多万人的就业,员工也取得了发展的成果。按照高尚全的说法,它只是“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以及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

后来党的十五大报告中明确提出“特别提倡和鼓励以劳动者工会和劳动者资本工会为主的新集体经济”,最终从理论上解决了这个问题。

高尚全在上述论坛中指出,在华为自主创新的道路上,以客户为中心、奋斗者为本的理念是激发这家企业创新的动力。同时,华为的创新是开放创新,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创新。

对于民营经济,高尚全提出“永不离开,而且要更加积极”。对于国有资本,高尚全认为“要做强、做优、做大,贯彻中立原则”。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级金融学院政策与实务研究所所长肖庚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忆,1992年从美国返港后与高尚全主任相识。“当时,高主任是北京负责与香港回归有关的经济问题的主要领导。当时教授和高主任的关系非常密切,我有幸参与了他们之间很多精彩的讨论。后来,高主任在海南创办了中国改革研究院(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我记得每年都在海口见到他

肖庚说,高主任很谦虚,能听取不同意见,在学术界威望很高,对市场机制很了解,对国情、党史、宏观政策、宏观经济都很熟悉。他的许多建议在体制内外都是中肯和可以接受的,这有利于许多改革工作的顺利推进。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此前强调“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从“企业”到“资本”,这种变化只是文件中的两个字的变化,但肖庚认为,其背后是国企改革理念的巨大转变,高尚全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肖庚告诉记者,在很多场合,高尚全始终强调,加强党的领导,不是什么都要管死,而是要管方向、管大局。国企改革也是如此,可以提升国有资本的实力和优势,也可以发挥国有资本在稳定社会经济、激活市场主体活力、助力社会福利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的作用。

在高尚全最近的文章《两个中性原则的哲学思考》中,他指出国企改革需要贯彻“中性原则”。中国40年的改革开放历程,也是一个国企不断改革的过程。1993年,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提出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为国有企业改革指明了方向。2003年,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使股份制成为公有制的重要实现形式。提出产权是所有权的核心和主要内容,应建立所有权清晰、权限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现代产权制度。现代产权制度和现代企业制度属于中性事物的范畴。从这个角度来看,资本市场和资本市场中的进退都属于中性事物的范畴。

在上述文章中,高尚全进一步强调,国有企业在瘦身健康,国有资本在进退,SASAC的职能从管人转移到管国有资本,这些都是贯彻中性原则的体现,与阶级性无关。进一步推动国有资本更多投向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重点领域,就是推动中性事物与社会主义属性相结合,值得鼓励。

虽然已经90多岁了,但高尚全坚持每天在办公室工作,探索中国的改革事业。《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回顾与思考》,他回答为什么坚持工作。书上说:“希望帮助新时代的改革先锋们有更多的经验可以借鉴,有更多的方法可以应用。改革是我一生的追求和牵挂。我只希望中国的改革开放永远繁荣昌盛。”